韩国政府借黑客马拉松推广区块链 奖金达1亿韩元

图片 1

陈榕,毕业于清华77级计算机系,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清华毕业生。20世纪80年代,他凭借出色的表现留学美国,开始钻研计算机体系结构和操作系统。上世纪90年代,陈榕加入美国微软的研究院操作系统组,亲眼见证了冲击整个世界的互联网浪潮发迹史。

据Cointelegraph消息,韩国于8月27日星期一公布了关于宣布黑客马拉松的新想法,旨在继续推广和扩大区块链的使用。该活动是韩国互联网与安全局(KISA)和韩国IT产业振兴机构(KIPA)支持举办,作为国家赞助的“区块链推广周”的一部分,定于11月底举行。

据BI报道,数月前,高盛集团宣布计划推出一个比特币交易柜台。6月份,该银行首席执行官劳埃德·布兰克费恩表示,虽然他不拥有比特币,但他不排除加密货币在未来将获得一席之地。不过,到目前为止,高盛尚未出售比特币。

图片 1

KISA主任Kim
Seok-hwan表示:“使用区块链技术将为人们生活带来创新,而通过参加本次比赛,每个人都将有机会参与并做出贡献。”获奖团队最终将获得价值1亿韩元(约合90,000美元)的奖金,申请截止日期为9月28日。

在最新发布的年中经济展望报告中,高盛旗下投资策略团队表示,今年前7个月比特币的价格已出现幅度高达45%的下跌,并且可能会出现更大幅度的下跌。

如今,年过半百的陈榕在做了半辈子的操作系统后,顶着一头略显花白的头发再次站在了区块链的风口浪尖。他讲起自己一手打造的“亦来云”时,依然神采奕奕,在区块链浪潮中劈波斩浪的勇气丝毫不减当年。

根据加密货币行业网站CoinDesk的数据,比特币自去年12月的高点以来已经下跌了大约60%,价格接近7470美元。

从物OS到网OS

以首席投资官Sharmin
Mossavar-Rahamani为首的投资策略团队在报告中指出,“我们预计,加密货币不会保持当前所拥有的价值。事实上,加密货币价值萎缩的速度比我们预期的快很多。我们认为,加密货币无法实现货币的三种传统角色——既不是交换媒介,也不是衡量单位,也没有存储价值。正因为如此,我们预计未来加密货币将进一步下跌。”

在白皮书中,“亦来云”被描述为“区块链驱动的智能万维网”。看似一句普通的描述,背后却隐藏着颠覆性的思考逻辑。操作系统发展了这么多年,尽管在不断更新迭代,但是始终无法逃出设备OS的框架。

加密货币,以及为加密货币提供基础支撑的区块链技术,一直被认为是全球金融体系的颠覆者。从理论上来讲,区块链技术能够创建更高效的数据库、更快的交易和更透明的操作。不过,至少到目前为止,高盛仍认为,加密货币对其他资产类别的影响非常小。

陈榕说,无论多大的公司,包括华为和阿里现在做的几乎无一例外都是“物OS”,而不是“网OS”,而“物OS”之间没有本质差别,都不管网,只提供一个上网的接口。他解释说,由于操作系统不管网,上网的事情就全由第三方应用来执行,万一中了病毒或者密码被盗,操作系统可以完全推卸责任。

“重要的是,我们继续认为,加密货币的下跌不会对金融资产的表现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截止今年中旬加密货币仅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0.3%,”报告称,“事实上,我们认为,加密货币所获得的传统媒体和社交媒体的关注程度远远高于其应获得的关注程度。”

正是因为操作系统不管网络的事情,所以让各个应用在为用户提供服务时有了作恶的可能。陈榕说,虽然不能说应用一定会作恶,但是无法保证其一定不作恶,所以“亦来云”的主要思路就是打造一个“网OS”,让操作系统来代为收发所有远程网络请求,不允许第三方应用、服务、物联网(IoT)设备染指互联网,杜绝应用在充当中介时作恶的可能。

2000年互联网泡沫爆裂之年,纳斯达克、标准普尔中所有科技公司的市场资本总额就达到了美国内生产总值的101%,和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31%,两次泡沫的影响力并不是一个层级的。

陈榕解释说:“一台计算机可以有四核、八核,都是一个操作系统管。‘网OS’就是你可以想象互联网上几亿个核也由一个操作系统管,就这个思路。”

6月份,布兰克费恩曾公开表示,自己没有持有比特币,他至今一枚比特币都没。据悉,高盛也没有比特币。这位首席执行官还指出,若是比特币能成功,那么,他会从历史角度来告诉大家,为什么这样的事会发生。面对比特币,很多银行家的观点并不一样。像布兰克费恩对于比特币,就很看的开。此前,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戴蒙曾表示,比特币是骗局!

传递价值就是传递程序

随着数字资产变得越来越受欢迎,高盛对加密货币的立场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过去几十年,因为互联网的发展,让传输数据变得非常方便、快捷。但是随之而来的是盗版大行其道。虽然当前有很多团队都利用区块链技术做了版权管理的项目,对版权管理有一定帮助,但是防盗版仍然任重道远。区块链的账本能够记清楚数量,也可以做到确权,却无法防止盗版。

2014年,高盛曾表示,比特币不具备货币资格。然而,短短三年后,高盛又表示,投资者越来越难忽视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高盛还开设了自己的加密货币交易部门,并在招聘相关人才。

对此,陈榕说,记清楚了有多少个版本在网上流通,这只是故事的一半,只是硬币的一面。他反问道:“你发行了,你也不防盗版。你觉得你能发,你就能卖动吗?你要想卖动,一定要防盗版。”

今年5月份,高盛宣布该行正在考虑进行与比特币相关的交易。两位高盛高管曾接受《纽约时报》采访,讨论该行计划如何获得监管批准并计算比特币交易固有的风险。至少就目前而言,高盛的比特币业务将仅限于机构投资者。

众所周知,区块链是一个传递价值的手段。区块链之所以可以传递价值就是因为基于一段双方可信的代码,是一个程序,包括开源的比特币代码。正是基于此,陈榕提出,如果要做到防盗版,就需要把生产出来的内容打包成一个可执行代码,也就是一个小的程序,只有拥有相应的密钥才可以运行该程序。而且,这个程序并不通过第三方应用来运行,可以直接在操作系统上运行,由该操作系统通过区块链确权。

同时,这样做还可以防止应用数据作假。陈榕说:“媒体播放器播了100万次,还是播了1000万次,它不告诉你。如果你自己跑,给自己的云盘记个数,你要发手机广告你就自己放。”

追求TPS是伪命题

区块链网络拥堵似乎是当前区块链发展的一大瓶颈。一条公链的TPS似乎已经成为了衡量其是否优越的一个硬性标准。在人人追求TPS的大环境下,陈榕像《皇帝的新衣》中的小孩一样喊出了“追求TPS是伪命题”的呼声。

他说,区块链逻辑上就是一个账本,跟一个人记一个账本是一样的。一个人记,是一个账本,一万个人记还是一个账本,只是一万人记的账本可信度更高。所以区块链是用来解决信任问题的,而解决信用问题的手段就是通过各个节点的共同验证来实现的。既要损失效率实现信任,又想要运行速度快,这明显自相矛盾,在逻辑上是行不通的。

陈榕解释说:“就好比找账房先生记账,一个账房先生你又信不过,你找来仨账房先生,然后问,怎么三个人不如其中的某人记得快?仨人总得浪费时间去对账,他们合起来根本不可能比一个账房先生来得快。就算仨账房先生跟一个账房先生一样快,你还让他们以一当十,跟阿里云上万个中心化分工合作的账房先们生去PK。这就更不靠谱了。”陈榕说,当前区块链最大的问题,就是连基本概念都没搞清楚。

同时,他也反对在区块链公链上运行应用。他说,公链真正要做的是信任,而建立信任其实是以速度、效率为代价的,公链本身不能跑应用,高效的互联网才是跑应用的最佳选择。他认为,区块链和互联网的最佳结合,是用区块链搭建互联网底层信任体系,而应用则由云计算的虚拟机承担,虚拟机在网络上运行。

陈榕多年的专业研究以及丰富的从业经历使他对区块链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也能够看到当前区块链发展的一些问题。正因如此,他才敢说“现在整个区块链世界,混沌未开”,才会对“亦来云”的发展充满信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