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链打破不了的破发魔咒

图片 10

近日,俄罗斯网络安全公司卡巴斯基实验室(Kaspersky
Labs)发布了一份关于垃圾邮件和网络钓鱼的统计报告。

据Coindesk报道,新加坡证交所上市的电子商务平台Y
Ventures
Group最近推出了一项代币出售计划,旨在筹集5000万美元资金,这在新加坡尚属首例。

前段时间币圈大佬李笑来被曝光的录音中透露,他曾经帮量子链帅初卖了半年的“空气币”。

报告指出,在2018年第二季度,卡巴斯基的反网络钓鱼系统帮助用户拦截了约58,000次钓鱼网站访问。

该平台在7月份宣布了一项创建基于区块链的电子商务系统的计划,并在同月低开始发售代币。

作为量子链早期的投资人,李笑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再次补充到,量子链的空气币是加了引号的,现在不是“空气币”了。

除了将网站设计成和一些知名钱包、交易所一致钓取用户信息之外,一些诈骗分子还会通过“空投”、“赠送数字资产”的方式诱骗毫无戒心、不明真相的散户自愿提供个人敏感信息,进而牟取不当利益。

图片 1

这样的网络钓鱼案例普遍存在,其宣传赠送数字资产的价值往往高到令人难以置信。有时候,钓鱼网站会在用户进入正确的官网之前弹出。

无风不起浪,我们来看看顶着“国内三大公链”之一头衔的量子链目前到底怎么样了?

报告还指出,以太坊(ETH)目前是最受犯罪分子欢迎的数字资产。大量ICO项目基于以太坊,因此,许多犯罪分子也以ICO的方式实施诈骗。投资者从骗子手中购买数字资产,以为自己参与了私募,不曾想早已陷入骗局。

90%的币集中在十个账户上,价格一路跌宕起伏

根据从犯罪分子使用的一千多个以太坊钱包中获得的数据,卡巴斯基实验室粗略估计,2018年第二季度,犯罪分子仅仅通过ICO就骗取了232.9万美元。

图片 2

骗局无所不在,Twitter成钓鱼网站推广重灾区

数据来源:Etherscan

本月早些时候,美国一家网络安全服务提供商Duo
Security发布了另一份研究报告,指出Twitter上存在大量僵尸账号,通过自动推送钓鱼广告实施诈骗。

量子链在2017年3月16日-2017年4月15日进行私募,发行总量1亿个,发行价是2.5元,筹募资金1177
BTC,是比较成功的私募案例。2017年9月14日宣布主网Ignition上线。目前在Coinmarketcap上面的市值排名22名,市值48亿。

2018年5月到7月,Duo
Labs的研究人员从Twitter
API收集并分析了来自8800万个Twitter帐户的5亿多条推文,这是迄今为止所有网络分析在Twitter上采集到的最大样本数据。

在Etherscan上面我们看到量子的持币地址总数18773个,不过,比较夸张的是在持币比例上我们还发现90%的币集中在10个账户上,而众所周知,在数字货币领域,一个用户可以创建多个钱包,拥有多个地址。

通过分析每个帐户最新的200条推文,研究揭示出一个复杂的由15,000个机器人组成的数字资产钓鱼网络。

图片 3

这些机器人被编程为模拟真实Twitter用户的行为,意图逃过平台的自动监测。

数据来源:非小号

图片 4

在一年的行情趋势中,量子的价格最高点出现在2018年1月8日,价格在86美元,而目前价格是8美元。一位量子链的长期炒币用户透露他持有的QTUM,“价格从120元到25元再到130又到25元已经重复了好几轮了,价格可谓是跌宕起伏。而在去年量子链的热度人气都还不错,而今年价格一路走低。”

数据科学家Olabode
Anise表示,用户对某条推文的信任程度或多或少取决于该条推文被转发或被赞的次数。骗子深知这一点,并利用这一规律设计了钓鱼网络。

代码东拼西凑,技术创新并不明显

研究发现,钓鱼网络自顶向下分为三层,分别为发布钓鱼链接的机器账户、关注这些账户的第二级机器账户、以及点赞、转发推文起到“放大影响”“伪装”作用的机器账户。

图片 5

尽管研究者积极观察、努力识别这些机器人,整个监测预防工作仍然像一场猫鼠游戏,真实情况远比揭示出的问题要复杂得多。

博链财经整理

为避免投资者受骗,一些项目方也因此改变了他们的营销策略,警告用户他们不会赠送代币。例如V神就曾表示,不会通过Twitter向投资者赠送以太坊。

从技术性能方面看,目前所有公链面临的问题是安全性、隐私保护、扩展性与交易速度等难题。在这方面,量子链采用了Pos机制,但并没有探索如何借助跨链与分片技术来加强主网性能。

国内骗子横行,空气项目屡禁不止

量子链的白皮书上面宣称“完美的结合链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优点,并解决现有区块链系统的固有缺陷”,不过有人爆料将量子链的核心源代码与Bitcoin
0.13.0对比发现,多数仅替换了类名,修改了创世区块部分,然后把点点币和黑币的POS文件加入进来,把以太坊虚拟机加入进来,未发现实质性改动,基本上等于东拼西凑的代码。

与此同时,大陆境内打着区块链旗号从事ICO非法集资、传销、诈骗的团伙众多,警方多次介入调查,已经破获多起特大规模网络传销、集资诈骗案件。

DApp概念天马行空,无实际落地

据媒体统计,从2017年至今,“区块链”“虚拟货币”相关诉讼纠纷已接近600起,广东、浙江、北京等地较为集中。

图片 6

参考网站deadcoins.com中收录的空气币名录,已有905个项目被列为空气项目,其中,有165个项目为骗局。

量子主网在2017年9月上线,而近期关于主网的公告,在优化网络拓扑,修复若干bug。而在量子链上面发币的项目有170多个,排除一些测试的,持币人数在2000以上的项目也就20个,而官网公布的DApp也仅有27个。

图片 7

博链财经整理这些与量子链合作的应用发现,量子链在生态布局上从内容版权到清真食品溯源到支付、社交、游戏,甚至到太空链、海洋链无所不包,概念天马行空,宛如一锅大杂烩,而真正在上面跑起来的应用暂时还没有看到。

消息人士透露,国内币圈99%的项目不靠谱,背靠高大上的宣传包装与名人站台,投资机构、媒体、散户很难甄别出哪些是优质项目,哪些是趁机捞一笔的空气项目。

而像BITCLAVE(CAT)、DATAWALLET(DXT)钱包、MATCHPOOL(GUP)这些DApp都是基于以太坊发币,与量子链是什么合作关系也不清晰,很可能也是互相蹭一下热度。

此外,一些投资机构、项目评级机构、交易所、媒体、大V与项目方结成利益共同体,为空气币制造利好消息,欺瞒普通用户。币圈乱象,由来已久。

发币项目均破发,创造破发神话

随着市场交易量日渐下滑、不少项目方已经提币跑路,整个币圈的野蛮生态逐渐显露出来。

而在量子链上面发币,并且在交易所流通,同时出现在量子链的DAPP生态中有以下10个项目: 

图片 8

图片 9

有媒体调侃,币圈“大佬扑克”已经出局一大半,许多大V不再发声,躲到海外暗中观察,伺机而动。

2018年7月27日数据整理,来源量子链官网

如果行业再不自律,“区块链”这一象征着重建信任的技术革新被完全污名化,更是迟早会发生的事。

墨链(INK)内容版权:持币人数有33077人,发行价1BTC=58750
INK,目前价格0.35,破发。

能源链TSL:持币人数5235人,发行价0.175元,目前价格0.07元,破发。

QBAO(QBT)社交网络:持币人数6608人,发行价1Qtum=54QBT
,目前价格0.07元,破发

SPACE CHAIN
太空链(SPC):持币人数22635人,发行价2.6元,目前价格0.14元,破发。

菩提 BOT 预测平台:持币人数36240人,发行价2.68元,目前价格1.2元,破发。

Cfun 内容众创平台:持币人数8254人,发行价1BTC=580000
Cfun,目前价格0.06元,破发。

PLAYCOIN(PLY)游戏:持币人数8919人,发行价2.2元,目前价格0.85元,破发。

ROBIN8(PUT)社交营销:持币人数4792人,发行价5.16元,目前价格0.4元,破发。

HALALCHAIN(HLC)清真食品溯源:持币人数10258人,发行价2.2元,目前价格0.5元,破发。

AWARE(AWR)内容版权:持币人数5489人,发行价1QTUM=950AWR,目前价格0.5元,破发。

可以看出在量子链发币的项目,币价基本都是破发状态。还有知情人士透露量子链上的有些项目要迁移到以太坊上面,主要是因为更多的交易所和钱包是支持ERC-20上面发的币。

大佬投资站台,破发后各自撇清关系

至于投资量子的行业大佬,包括李笑来、陈伟星、分布式资本的沈波、OK集团的徐明星、薛蛮子等人。

曾有报道,太空链一天募集10亿,薛蛮子、阎焱、帅初等多位大佬站台,结果项目破发超过90%,投资者投资几百万只剩下二十多万。而破发后部分大佬发声明,撇清关系。

图片 10

图片来源:华尔街见闻

总结下来,量子链存在的问题主要有:

技术上没有创新,代码照抄照搬;

基于量子公链上发的币几乎创造了“上币必破发”的神话;

在公链生态建设上,太空链、海洋链这些应用的概念大而空;

生态布局的领域大而全,却没有一个真正落地的应用;

而基于量子链的较大比例的项目已经准备转移到以太坊上面。

作为拥有国内“三大公链”之一头衔的量子链真的已经“凉凉”了?而此前竞争激烈的公链市场必将迎来一轮强势的降温和洗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