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富:企业年金规模增至900亿 将统一税收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2月05日 05:25 全景网络-证券时报

  将研究制订统一企业年金税收政策

  各地应在5月底前制定出可行的移交计划,整体移交工作11月底前基本完成

  本报记者 曲哲涵

  证券时报记者李清香

  王春霞

  8月1日起,吉林省实施医疗责任险制度,即要求全省所有国有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的医护人员都必须投保医疗责任险(简称医责险)。这是继北京市于2005年初实施该项制度以来,第二个跟进的省份。医疗责任险是什么保险?跟老百姓有多大关系?这项制度的实施效果如何?还存在哪些困难和障碍?记者日前采访了有关人士。

  本报讯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刘永富日前表示,近年来,我国企业年金有了比较大的发展,目前规模已经由2000年时的200亿元发展至2006年底的900亿元。

  存量年金进行规范化运作的具体转型思路正越来越清晰。近日,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下发的《关于规范企业补充养老保险移交工作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正在各大开展年金业务的金融机构中广为传阅。

  用保险化解医患纠纷

  刘永富是在出席日前于北京召开的“企业年金、社会保障与和谐社会高层论坛”时作出上述表示的。他认为,企业年金在短时间内有如此迅速的发展,主要得益于以下三点:一是建立起了相应的制度规范,为企业年金的发展奠定了基础;第二是评审确定了企业年金基金的管理机构,通过专家评审按照公平、公开、公正的原则,组织评审认定了第一批37个企业年金基金管理机构,使企业年金市场化管理运营进入了比较规范的实施阶段;第三是组织推动企业年金的发展,一大批有影响的企业在去年建立了企业年金制度,企业年金已经呈现出快速增长的势头。企业年金从2000年的200个亿,发展到2005年的680个亿,2006年底大概在900亿左右。

  所谓的“企业补充养老保险”是指在《企业年金试行办法》(劳社部令20号)、《企业年金基金管理试行办法》(劳社部令23号)颁布前,各地社保机构和行业企业按照《关于建立企业补充养老保险制度的意见》(劳社部发[十大正规彩票平台,1995]464号),建立的一种介于商业保险与社保之间的补充保险制度。也被俗称为“存量年金”。

  前不久,山西农民小王在北京某医院做完脑垂体瘤手术后不幸去世。家中只有他一个壮劳力,经济状况很差,此次治病已欠下十几万元的债务。“顶梁柱”撒手人寰,家庭雪上加霜。死者家属向院方提出了几十万元的高额索赔。

  刘永富同时指出,目前

  在征求意见稿中,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对存量年金向规范化运作转型厘定了详尽而且明确的工作计划。按照计划,各地方应该在今年5月底前制定出可行的移交计划,并上报由劳社部养老司牵头的

  这家医院的脑垂体瘤手术技术比较成熟,在国内享有较高声誉。调查显示,术中操作及术后护理,没有明显过失,但存在小的失误。由于脑垂体这一组织比较特殊,患者究竟是死于内因,还是医院的细小过失引发重症?一时很难下结论。

企业年金仍然存在一些问题需要解决。第一个问题首先是认识上的问题,还需要加大宣传和推动。应该推动一些效益好、有条件建立起企业年金的企业更多更快地参与进来;

企业年金内部协调小组备案,而整体的移交工作将在11月底前基本完成。

  如果在以往,这桩医疗纠纷,很容易成为久拖不决的悬案。但这一次,令人欣慰的是,由于这家医院参加了北京市医疗责任保险,死者家属很快通过医疗纠纷调解机构,从保险公司领回了近18万元的医责险保险金。

  第二是要进一步完善企业年金的制度和办法。特别是要解决税收优惠的问题,研究制订全国统一的企业年金税收政策;

  保证企业职工知情权

  类似的例子还有不少。

  第三要加强协调配合,企业年金政策性强,涉及面广,风险点也很多,需要各个部门、各方面共同的配合才能做好;

  整个移交工作将遵循保障权益、规范运作以及积极指导三项大的原则。其中,保障权益原则特别提出,要把保护广大参保企业职工的权益放在首位,最大限度地保证基金资产不受损失。同时保证企业职工的知情权,在管理机构的选择方面要让企业和职工广泛参与,充分尊重企业职工的自主权。

  2005年初,北京市在国内首推医疗责任保险制度试点,要求全市所有国有非营利性质的医疗机构全部参保。根据公开招标,中国人保和太平洋保险两家公司中标承保。主要做法是:保险公司根据医疗机构及医护人员的执业风险的大小,制定差异化费率,医疗机构为全体医职人员投保。保险公司承担医疗机构在从事诊疗护理活动中因过失而依法承担的民事赔偿责任。同时,由保险公司和卫生局共同委托医疗纠纷调解机构来负责医疗纠纷的调解工作,并对医护人员进行风险防范和培训教育工作。

  第四是要加强企业年金的市场监管。社会保障基金安全是第一位的,流动性不是特别突出的问题。企业年金管理机构,要建立严格的准入和退出机制。在具体的运行中,要通过现场的检查、信息的披露、定期的报告、社会的监督、有关方面的系统监管一系列的办法,加强日常的监管,控制运作的风险,维护市场的秩序,防止基金出现损失,同时要实现保值增值;

  在移交方式的选择上,征求意见稿要求各地劳动保障部门要因地制宜,选择整体或分散移交相结合的方式。对具备了单独移交能力的大型企业,允许自主选择,并规定在一定的时间内,按照劳社部令20号和劳社部令23号的要求,建立新的企业年金计划,履行备案程序。对中小型企业,在充分征求企业及职工意见的基础上,社会保险机构要会同具备资格的运营机构制定出2~3套接收组合方案,由企业自愿选择,并明确企业补充养老保险移交的过渡时限。

  市场杠杆撬动多赢局面

  第五是要搞好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原来经办的企业补充保险向规范的企业年金规范过渡。按照国务院确定的市场管理的原则,劳动保障部决定将原来有社会保险兼办机构管理的保险,移交市场评定的基金机构来运行,集中精力做好企业年金的工作。现在劳动保障部门已经做出部署,正在加紧推动这项工作,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2007年底以前完成移交工作。

  在部分地区,企业补充养老保险基金资产运营投资状况比较复杂,要分清情况,稳妥移交。对于符合劳社部令23号投资渠道要求,且合同未到期的,应对相关基金资产进行评估后移交;对于不符合要求,且合同未到期的,可等到合同到期后移交,不得再投向禁止的领域;对于承诺投资回报高于实际收益而造成的亏损,应按照谁承诺谁承担的原则,在移交时进行了结,不能带到新制度。

  2005年,北京市共有450家医疗机构参保,参保医护人员达6.5万人。“虽然参保率只有60%,可这个成绩还是可喜的。”中国人保北京分公司责任险部负责人说,像协和、安贞这样的大医院,平均一个人保费300元,全院一年就要为此支出上百万元。如果没有政府推动,仅凭自觉,不会有多少机构投保。

  据刘永富还介绍,去年我国养老金实现了“四个亿”和“四个20%”。他解释说,“四个亿”是指:去年

  

  2005年,北京市医责险共收保费2915万元,支付赔款1133.7万元,目前还有未决赔款859.7万元,累计受理各种医患纠纷调解申请919件,其中90%通过保险公司支付的赔款化解。平均结案时间36天,最短时间仅为3.5小时。

养老保险参保人数净增了1200万人,达到1.86亿人;基金的收入增加了1200个亿;积极支出增加了1000个亿;基金的积累增加了1200个亿,即现在攒下来的钱可以支付一年的养老金。“四个20%”主要是从资金和水平上讲的,即基金的收入增长了22%,基金的支出增长了26%,基金的积累增长了20%多,养老金待遇的水平月养老金水平增长了20%多,这是改革开放以来,增长幅度最大的一次。

审计引入年金业务流程

  “不仅使患者及时得到经济补偿,”北京市保监局副局长朱艺说:“由于保险公司与医疗纠纷调解机构之间分工负责,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450家参保医疗机构未发生一起因医疗纠纷处理不当导致的医务人员人身伤害事件。”

  监管层的监管思路在今年也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一个重要的体现在于,到开展年金业务的从业机构进行充分的调研,与从业人员开展对话,同时将审计人员全程引入到整个年金业务的流程之中。

  保险的专业优势和管理职能也充分显现出来。由于采取浮动费率,各参保医院也加大了风险防范措施。例如,2004年北京市某医院累计发生医疗纠纷近30起,赔偿80余万元。保险公司针对其特点,对其实施了较高的费率水平,同时协助其制定相应的奖惩制度,到2005年,该院仅发生纠纷10起。一年中,保险公司先后10多次邀请有关医疗专家对参保的医疗机构进行风险防范教育,通过分析医疗纠纷案例来督促参保者提高相关医护技能,堵塞医疗管理漏洞。

  据知情人士透露,从今年1月开始,企业年金内部协调小组的工作人员就选定了四家分别在年金业务中担任不同角色的金融机构进行调研,其中包括总部位于北京的一家投资管理人、一家开展托管和账户管理业务的银行,以及总部位于上海的两家具有受托人资格的

  “医疗责任保险制度的实施,不仅为医疗事故损失提供了一条有效的经济补偿途径,完善了社会救助体系,也有助于化解矛盾纠纷,在维护医患双方权益,维护社会大局稳定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造就了多赢的局面。”朱艺对记者说。

养老金管理公司。

  法律政策环境亟待优化

  “请审计人员参与其中,也是为了让审计人员了解整个年金运作的流程,以便起到更好的监督作用。”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在市场经济发达国家,医疗责任保险是个取得了政策支持的法定强制险种。

  年金监管部门引入审计人员的目的在于确保年金基金的资产清理工作的完成。征求意见稿中要求,各地劳动保障部门要会同审计部门或聘请第三方审计机构共同做好年金基金移交前的审计工作,以年金基金资产清查为基础,对债权、债务、资金负债等情况进行全面核对和清理,重新核定补充养老基金资产的实际状况。

  在英、德等国,医护人员只有在投保医责险后,才能去申请职业资格认定,获准行医。而国家对于经营医责险业务的保险公司,也会给予税收补贴。在日本,医疗机构的保费支出完全由国家补贴,可以说,是财政为医护人员投保。在美国,虽然没有补贴及税收优惠措施,但法律要求所有医护人员必须根据职级,拿出年总收入的5%—15%来投保医责险,人均年缴保费在1.75万—5.25万美元之间。由于“盘子”够大,保险公司在进行赔款支付和风险管理时游刃有余。

  业内人士指出,目前我国在经营医责险方面还没有任何税费减免等优惠政策。去年是第一年,保险公司基本上实现微利。但今年承保面略有萎缩,部分机构未及时续保。保险经营是以大数法则为根基的,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将给保险公司的经营带来困难。虽然医责险强调社会效益,可保险公司总不能赔本赚吆喝。任何一个险种,只有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双丰收,经营者才有改善产品和服务的内在动力,产品才有持久的生命力。

  各项法律的不配套也给保险公司和医疗机构在实践中带来很大困扰。比如没有法律保障,卫生局虽然三令五申要求各机构参保,仍有许多医院置若罔闻。再比如,卫生部颁布的《医疗事故处理办法》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对人身损害赔偿的标准相距甚远,使患者与院方各执一词。

  “应该说,最大的障碍还在于保险意识不到位。”朱艺说,目前医疗机构普遍存在“赔款至少要与保费接近”的错误认识,如果第一年没有出险,就非常抵触续保。此外,一些医疗机构还存在“逆选择”行为——即高风险医疗机构选择投保,部分小型、低风险的医疗机构和科室不愿参保。在参保的高风险医疗机构和科室医务人员中,也存在不如实告知风险的行为,这些都使医责险制度的作用大打折扣,也使保险公司面临较大经营风险。

  “只有完善政策法律环境,使医责险成为法定险种,才能规避市场的、道德的诸多潜在风险,使其作用得到充分发挥。”朱艺言词切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