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险公司图吉利 产品多重名不利于树立品牌

图片 1

  记者从68家人身险公司在保监会备案的7774款产品表中看到,不同寿险公司都有多款以“康宁”命名的产品,涉及的险企包括中国人寿、安邦人寿和昆仑健康保险

图片 1
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峻

  ⊙记者 郭成林 ○编辑 邱江

  事实上,保监会对产品命名规范有基本的要求,不过这并不能阻止产品名称的雷同

  推荐阅读:

  金地集团控制权之争高潮迭起,生命人寿在取代福田投资成为金地集团第一大股东之后,现又面临安邦人寿步步紧逼的挑战。

  ■本报见习记者 刘敬元

  生命人寿入股金地集团幕后
隐形富豪张峻扩张地产版图

  金地集团今日公告,4月23日收到安邦人寿通知,后者通过二级市场交易累计持有公司股份数达4471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截至4月23日,安邦人寿和安邦财险合计持有公司股份数达到6707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保监会将对仅从产品名称看不清面目的财险产品加强规范,随后有寿险领域的业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称,希望监管机构也对寿险产品命名进行规范,因为,由于产品数量庞大,这些不断创新或诞生的寿险产品已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姓名雷同者,并分属不同险企。“这不利于保险公司打造明星产品,也不利于在消费者中树立品牌形象。”一家银行系险企的人士认为。

  安邦死磕生命人寿
金地控股权争夺白热化

  而就在两天前,金地集团公告,收到生命人寿通知,生命人寿通过二级市场交易累计持有公司股份数达8.8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81%。其中,具有股东表决权的股份数达6.7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

  专利保护机制不完善

   解释系主任:大佬们为啥都喜欢隐身保险公司

  更重要的是,生命人寿在4月21日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表示,4月18日,生命人寿召开公司董事会执行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会议决议在符合法律法规、监管规定及公司投资管理制度的前提下,同意公司继续增持金地集团,持股比例不超过金地集团总股本的30%。

  寿险产品有多少重名的?尽管业内没有明确数据,但从业内人士的描述及直观的查询中,记者对7700余款备案产品的重名概率有了初体验。

  ⊙记者 高山 ○编辑 吴正懿

  资料显示,2013年1月25日,生命人寿第一次公布举牌金地集团;到2013年11月1日,生命人寿旗下两款产品已合计持有金地集团7.85%股权,以极细微优势超过金地集团第一大股东深圳市福田投资发展公司。

  在保监会网站的备案产品查询网页输入“安康宝两全保险”后,网站会检索出包括太保寿险、英大泰和人寿、百年人寿的3款产品,其名分别为安康宝两全保险、英大安康宝两全保险(分红型)、百年安康宝两全保险,备案时间分别为2011年7月21日、2012年11月14日和2013年3月27日。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龙头房企金地集团突然发现,家门口站着个不速之客:生命人寿。这一幕,让许多人联想到20年前万科的“君万之争”。

  紧接着,福田投资对生命人寿的增持进行了反击。2013年11月5日,福田投资联合自然人何大江成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比例至8.02%,暂时保住了第一大股东位置。

  而记者从某险企整理的68家人身险公司已在保监会备案的7774款产品表中看到,不同寿险公司就有多款以“康宁”命名的产品,涉及的险企包括中国人寿、安邦人寿和昆仑健康保险,如国寿康宁定期重大疾病保险、国寿康宁终身重大疾病保险、国寿康宁终身重大疾病保险(2012版)、安邦康宁定期重大疾病保险、昆仑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康宁短期团体重大疾病保险,这5款健康保险产品的备案时间从2009年9月到2012年12月不同。

  这个庞然大物野心勃勃。短短一年多时间里,生命人寿在A、H股市场纵横捭阖,金地集团、农产品、佳兆业甚至大型国企中煤能源,都成为其围猎目标,累计耗资已远远超过百亿元。

  但生命人寿并未就此止步,10个交易日后,到2013年11月15日,生命人寿将持股比例增加至8.009%,再度逼近福田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就在控股权之争愈演愈烈之际,生命人寿却“以退为进”,上演了“让渡”表决权一幕:将所持2.15亿股(占比为4.808%)全权授予福田投资行使股东表决权,期限截至2014年6月30日。

  在部分寿险公司中存在这样一种情况,即对原有产品的期限、缴费方式、保障内容等条款做出调整后的新产品就会重新命名,而不一定是沿用原来产品的“品牌”将其升级为2.0版或3.0版。

  据最新公告,截至4月21日,在A股市场,生命人寿分别持有金地集团、农产品、中煤能源19.81%、22.06%、7.88%的股份。生命人寿还放言,将继续增持金地集团、农产品股票,持股上限分别为30%和25%。

  在暂时稳住金地集团原大股东后,生命人寿又开始了闪电增持计划。2013年11月27日,生命人寿持有金地集团的股份表决权已达5%;今年2月11日,生命人寿持有的股份表决权进一步达到10%;4月10日,金地集团公告称,生命人寿持有公司股份表决权已经达到12.865%,并拿下金地集团大股东地位。

  一家银行系险企内部人士称,其所在公司就出现过类似情况,在对原有产品进行升级后就把产品原本名称更换为另一个名称,表面上看不出产品的内在联系或延续性。

  市场好奇的是,生命人寿的举牌手法极度凶悍且工于心计。早在2013年初,生命人寿已首度举牌金地集团争夺控股权,但到剑拔弩张时却突然收手,将其所持4.8%股权全权授予金地集团大股东福田投资行使股东表决权。但此后,生命人寿却加速增持,直捣黄龙。

  目前尽管福田投资已经退出大股东争夺战,但安邦人寿与生命人寿之间的战火硝烟似乎愈发浓烈。从最新管理层构成来看,生命人寿已准备进驻金地集团董事会。金地集团4月8日召开董事会,提名凌克、黄俊灿、陈爱虹、林胜德、姚大锋等9人作为第七届董事会的董事候选人,其中林胜德来自生命人寿。

  在某大型寿险公司银保部管理人士眼中,这种现象在银保市场中已经不足为奇,“毕竟象征吉祥如意的字眼大家都想用”,而事实上,产品名称出现雷同的这种情况也是诸多因素使然。

  生命人寿对农产品的举牌则是双线作战。明线是,生命人寿通过定向增发和竞价交易,累计斩获22.06%的股份。暗线是,在去年定向增发时,生命人寿的关联方诚德投资、铖兴泰投资已先行潜伏,各自认购了3.24%的股份。若累计计算,生命人寿方面的持股比例已逼近30%的要约收购红线,未来对农产品的增持空间已很微小。

  一方面,从险企的角度,对原产品条款进行更改之后的升级版产品换颜为新名称的产品后,利于新旧产品的销售;同时,如果险企想对不同渠道产品做出区分,也需要对原产品名称进行调整;另外,在保险业,产品的同质化现象及专利保护机制的不完善,是不同险企的产品出现重名的一大原因。

  野蛮的举牌人生命人寿幕后,站着神秘潮商张峻。虽然生命人寿自认没有实际控制人,但据上证报记者调查,张峻通过代理人代持、关联持股非关联化的方式,早已实现了对生命人寿的绝对控股,其枝蔓之广、运作之狠堪比中植等其他资本系。

  而另一方面,保险公司的合作方也可能对产品的命名产生一定影响,“比如,某银行可能希望他代理的保险产品是独家的,这时候保险公司会考虑对原有银保产品进行条款变更并重新命名,以达到银行方的希望。”上述寿险公司银保部人士透露。

  早年只身闯荡深圳、由房地产起家的张峻,留给圈内人的印象是“很张扬,背景深厚”。深圳地产界某资深人士回忆,“在当时的深圳房企格局中,如果金地等公司算是一流企业的话,那么张峻的新亚洲当时只能算五流。”

  “所以现在公司在命名产品的时候会考虑推出某某系列,系列里产品的名称会有共同的字眼,以便保持产品的延续性,并可借以区分公司内部不同险种。”

  生命人寿举牌动机或许正是房地产棋局。业内人士分析,金地集团、佳兆业均从事地产业务,农产品看似与地产不相关,但却拥有极其庞大的土地资源。生命人寿对三家公司的强势举牌,很可能是出于对房地产尤其是养老房产的整合需求,以达到产业协同效应。

  重名不利于树立品牌形象

  令人诧异的是,这个昔日的五流房产商,能在短短几年内迅速跨界转型,逐步控盘了总资产达2000亿元的生命人寿,并以此为平台搭建起庞大的“富德系”产业帝国,最终利用资金轰炸,站在了一流房企金地集团的大门口。

  事实上,保监会对产品命名规范有基本的要求,其中,人身保险的定名格式为“保险公司名称”+“吉庆、说明性文字”+“险种类别”+“(设计类型)”,附加保险的定名应当在“保险公司名称”后标注“附加”字样,团体保险应当在名称中标明“团体”字样,如保险公司大病保险专属产品的定名格式为“保险公司名称”+“说明性文字”+“城乡居民大病团体医疗保险”。不过这不足以防止产品名称的雷同,尤其是在日常展业过程中并不完全使用产品名称的情况下。

  需要打个大问号的是:张峻真的是一个人在战斗吗?

  “多数时候只使用特殊字眼来简称产品,不管是在公司内部还是对外界的客户宣传和销售过程中,因此,尽管几率不大,但客户仍可能听到很可能事实上属于不同保险公司的同一个名称的产品,这些产品本质上或许并不相同。”

  昔日默默无闻的张峻,在短短数年内异军突起,架构起资产逾千亿的“富德系”版图。而相比他的资本棋局,这些仅仅是开始。

  某中资险企个险业务部一位人士称,相对产险产品的命名,寿险产品命名要规范得多,不过市场有重名者不可避免。

  ⊙记者 高山 ○编辑 吴正懿

  2011年12月30日颁布并实施的《人身保险公司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管理办法》规定,除关系社会公众利益的保险险种、依法实行强制保险的险种、保监会规定的新开发人寿保险险种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在使用前报送保监会审批外,其他险种应当报送保监会备案。

  资本市场不缺长袖善舞的大鳄,也不乏深居潜行的卧龙。生命人寿,则是一个突然杀出的搅局者。

  “不同公司的不同产品出现重名不利于在消费者中树立品牌形象,同一家公司的系列产品名称不同也不利于保险公司打造明星产品。”上述银行系险企人士称,“银行在这方面就比保险公司做得好,近年来,陆续有银行为其理财产品注册相关商标,以拥有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理财品牌,而目前保险公司鲜见为产品注册商标的案例。”

  “见过凶的,没见过这么凶的。”对于生命人寿近期的一系列举动,深圳当地一位私募人士如此感叹。

  高调、凶悍、粗暴,成为举牌者生命人寿的野蛮“标签”,其势可谓摧枯拉朽。

  幕后操盘者指向神秘潮汕商人张峻。从生命人寿的股东构成看,其股权结构非常分散,公司据此认定“无实际控制人”。但据上证报记者深入调查,张峻通过代理人代持、关联持股非关联化的方式,早已实现了对生命人寿的绝对控股。

  在公众眼中,张峻神秘低调,几乎从未接受媒体采访。但张峻留给圈内人的印象是“很张扬,背景深厚”。潮商的好勇斗狠、善走捷径等符号化特征,也在张峻盘根错节的资本运作中凸显。

  非常规的凶悍举牌背后,张峻及其掌控的生命人寿究竟有着怎样的资本图谋?

  门口的野蛮人

  凭借着强大的资金后盾,生命人寿“多路出击”A、H股上市公司,增持金地集团、农产品的所用资金规模已高达约60亿元和24亿元,其所持的佳兆业、中煤能源、首钢资源等个股累计市值近百亿港元

  “人家不打招呼站在门口了,我们又能怎么样呢?作为职业经理人,我们现在主要还是做好分内工作。”日前,金地集团一中层人士对上证报记者无奈表示。

  该人士所称的“人家”便是生命人寿。话音刚落,4月21日,金地集团再次披露,生命人寿累计持股规模已达8.86亿股,持股比例升至19.81%。即便扣除授权福田投资行使股东表决权的股份,生命人寿拥有的金地集团有表决权股份比例也已达到15%,已取代福田投资坐上第一大股东之位。

  而起源可追溯至2013年1月,生命人寿首度举牌金地集团,当年11月已合计持有7.85%股权,以细微优势超过第一大股东福田投资。不过,福田投资随后拉拢自然人何大江达成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比例增至8.02%,暂时保住了第一大股东位置。

  此后,生命人寿继续增持“逼宫”福田投资。然而,正当控股权之争愈演愈烈之际,生命人寿“以退为进”,上演了让渡表决权一幕:将所持2.15亿股(占比为4.808%)全权授予福田投资行使股东表决权,期限截至今年6月30日。

  事后看来,这是生命人寿韬光养晦的权宜之计。

  金地集团仅是生命人寿的猎物之一。据查,生命人寿资金大规模入市始于2013年初,首要目标圈定了金地集团和农产品。当月,生命人寿大举“吃进”金地集团2.42亿股、农产品9119万股(包含认购定增股),累计动用资金达到21.7亿元。

  牛刀小试之后,凭借着强大的资金后盾,生命人寿“多路出击”A、H股上市公司,在轰炸式举牌金地集团、农产品的同时,又于下半年借道香港市场大举建仓佳兆业、中煤能源。

  根据现有的交易数据,生命人寿增持金地集团、农产品的所用资金规模已高达约60亿元和24亿元。其所持的佳兆业、中煤能源、首钢资源等个股累计市值近百亿港元,操盘手法之凶悍由此可见一斑。

  从一系列举牌事件看,保险“黑马”生命人寿的资本运作并非“临时起意”,而是一盘经过长期谋划的“大棋”。

  “大鳄”翻游之时,层层巨浪随之引发。

  据记者了解,在生命人寿等外来者通过二级市场凶悍吸筹之际,金地集团核心高层在前期召开的公司大会上曾给出“十字应对方针”——冷静面对,做好本职工作。“冷静”、“做好”,只言片语之间,金地集团管理层稳定军心的意图十分明显。

  “我觉得吧,对于这件事外界不要去猜,也许人家(指生命人寿)根本不是那样想的(争夺控股权)。”金地集团上述人士称。

  但这很可能只是一厢情愿。尽管生命人寿一直坚称买入股份是出于对金地集团发展前景的看好,但在上市公司股权极度分散的格局下,生命人寿不计成本地吸筹,仅仅是价值投资这般简单?

  在生命人寿的强攻下,农产品的控股权也危如累卵。截至4月8日,生命人寿所持农产品股权比例已达20%,并放言未来将进一步增持至25%,这与深圳国资控制的29.53%的持股比例已相差无几。而这里面,还未包含生命人寿潜在“同盟”的持股。

  事实上,农产品早期曾修筑过“防御工事”,目标直指恶意收购。

  在去年5月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农产品修改了公司章程,其中特别规定:“董事会每年更换和改选的董事人数不得超过总数的1/5;任期届满需换届时,新的董事、监事人数不超过董事会、监事会组成人数的1/2。”更重要的是,章程还规定:对于持股达到10%的股东,应及时向上市公司披露其持股情况及后续的增持计划,申请上市公司董事会同意其增持,未经同意就增持公司股份的,不具有提名公司董事、监事候选人的权利。

  然而,上述种种自说自话的反收购举措仍未能阻挡生命人寿的增持脚步。

  “我有钱,只要法律允许,买你的股票凭啥要经过你同意?”市场人士表示,对生命人寿而言,农产品这样的反制预案显得很是苍白。

  激进的产业布局

  张峻早年以地产起家,对房地产行业具有高度敏锐性,而其重金增持的金地集团、佳兆业均从事地产业务,农产品看似与地产不相关,但却拥有极其庞大的土地资源。生命人寿大举入股,应是看中养老地产、旅游地产细分产业的发展前景

  公开资料显示,生命人寿总部位于深圳,法人为张峻。因股权分散,公司没有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是张峻控制的富德金融投资。

  生命人寿是名副其实的保险业“黑马”。财务资料显示,最近3年,生命人寿规模疾速膨胀,总资产由2011年末的645.8亿元激增至2013年末的1956亿元;净利润由2011年度的1.5亿元攀升至2013年度的57.1亿元。

  一家籍籍无名的险企,在短短1年内豪掷逾百亿砸向证券市场,且出招如此迅捷凶悍,仍令人为之侧目。另一聚焦点是,生命人寿的重点目标金地集团、农产品和佳兆业,也都位于深圳,究竟藏何目的?

  “这就是张峻,就是他的行事风格。”一位对张峻了解颇多的深圳地产界人士如是称。

  他打比方说,“比如,孩子完成一项作业或任务要花费500元购买辅助道具或材料,一些家长可能会要求孩子尽量降低成本,以让他们学会节俭。但张峻可能会给孩子2000元、3000元去购买最好的道具或材料来完成这个任务。”

  那么在数以千计的“猎物”中,生命人寿为何偏爱家门口的这几个?

  记者梳理发现,生命人寿的系列投资,与自然人黄传奇或许密不可分。黄早年曾先后在深圳市水务集团、深圳市机场集团担任董事长,对国资系统知根知底。2010年,黄传奇突然下海投奔佳兆业,随后被委任总裁一职,转道房地产。2012年3月,黄再度跳槽,空降至富德金融投资被委以总经理重任。但不知何故,黄在2013年1月又突然从富德金融离任,另设立了地产公司。但据记者调查,黄传奇只是表面上脱离富德,现仍为张峻效力,在新亚洲事业担任董事长一职。

  从产业布局看,生命人寿的投资标的绝非盲目选择。

  业内人士透露,张峻早年以地产起家,对房地产行业具有高度敏锐性,而其重金增持的金地集团、佳兆业均从事地产业务,农产品看似与地产不相关,但却拥有极其庞大的土地资源。

  深圳地产圈多位人士表示,生命人寿大举入股金地集团、佳兆业,应是看中养老地产、旅游地产细分产业的发展前景,进而入股布局。“处于产业协同方面的考虑,开发养老地产的大多是保险公司,而该产业在国内刚刚处于起步阶段。”某资深人士向记者说。

  另有分析人士指出,保险公司开办养老地产具备客户导入与产品定位等诸多优势,具有一定的协同作用,向上衔接医疗保险、护理保险和养老保险等产品,同时带动下游的老年护理服务、老年科技产品等产业,能够大大延伸和扩展寿险产业链。

  不过,金地集团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公司目前尚未从事养老地产业务。

  “作为国内四大房企之一,金地集团专注于深耕一、二线城市且布局均衡,生命人寿若能掌控话语权,双方在地产细分产业展开深度合作也并非不可能。”上述分析人士表示。

  相比之下,与生命人寿“结盟”的佳兆业,已将旅游地产作为未来发展方向。佳兆业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公司与生命人寿联合竞购的大鹏项目,目标就是发展成为滨海旅游、休闲度假、娱乐购物为一体的滨海综合体。

  与之类似,农产品旗下的土地资源也被外界看好。有券商分析师指出,农产品旗下农批市场和储备项目总计土地面积达1639万平方米,权益面积约908万平方米,公司土地价值被严重低估。“以深圳为代表,农产品的许多农贸市场都在很多城市的核心地段,位置优越,外界通过公开市场很难拿到类似的好地块。”业内人士指出。

  需要指出的是,张峻最初入股农产品,乃是通过生命人寿及其他两个马甲豪掷9亿参与定增获取了大宗股权,双方当初或许曾有过良好合作关系。

  而记者了解到的一个版本是,张峻阵营当初入股农产品,的确是看中了后者的某块土地资源,孰料后期在地块处理上双方产生分歧,生命人寿遂通过二级市场大举增持,由此给上市公司及管理层施压。

  另一个版本则颇有“阴谋论”的意味,即从参与定增到后期大比例增持,生命人寿与农产品方面一直存有默契。值得一提的是,张峻与农产品董事长陈少群同为潮汕籍企业家。

  与此同时,生命人寿近年来也大举发展能源化工产业,其入股中煤能源或是以此为切入口,以期未来能有合作机会。

  张峻的“资本花园”

  在生命人寿最新的股东名单中,张峻直接、间接控制的股权比例至少已达到52.04%,而其阵营控制的最高股权比例或已达81.67%。这意味着,张峻已将生命人寿完全收入囊中

  生命人寿“攻城掠地”的背后,其幕后操盘人张峻也逐渐浮出水面。

  在圈外人看来,张峻是一名神秘富豪。但在与其曾打过交道的圈内人看来,张峻则是另一种形象:“很张扬,背景深厚。”

  坊间传闻,张峻与“明天系”掌门肖建华私交甚好,尽管无法证其真伪,但两者的行事作风的确十分相近:张、肖二人对外都十分低调,且两人同样选择通过代理人代持、关联持股非关联化的方式,来实现对旗下庞大资产的隐性控制。

  据了解,祖籍广东普宁的张峻,原名张仲俊,1985年只身到深圳闯荡,此后曾留学美国三年,回国后从事电子产品加工生意,随后于1996年转型房地产开发,并从2001年起先后推出新亚洲花园、新亚洲广场、新世界广场等一系列楼盘。不过,因其开发的地产项目大多位置偏避,在深圳地产圈并未引起关注。

  “在当时的深圳房企格局中,如果金地等算是一流企业的话,那么张峻的新亚洲当时只能算五流。”深圳地产界某资深人士如此评价道。

  但谁能料想,籍籍无名的张峻,此后数年巨资控盘生命人寿,并以此为平台建立起庞大的产业帝国。

  回查生命人寿股权演变历程,张峻入股始于2006年。彼时,国资背景的广晟资产将其持有的1.8亿元出资额中的一部分转让给深圳市国利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国利投资”),后者持股比例由此增至9.94%,而后者正是生命人寿当前第一大股东富德金融投资的前身。

  记者调查发现,在生命人寿最新的股东名单中,张峻直接、间接控制的股权比例至少已达到52.04%,而其阵营控制的最高股权比例或已达81.67%。这意味着,张峻已将生命人寿完全收入囊中。

  以生命人寿第四大股东盈德置地(持股15.27%)为例,张峻拼织了错综复杂的股权关系实现对其隐性控制。

  明细来看,盈德置地的母公司为深圳市正大厚德产业投资;正大厚德又是深圳新亚洲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深圳新亚洲实业共有两名股东,张峻控制的香港新亚洲集团持有其52%股权,深圳市铖兴泰投资持有剩余48%股权。

  事实上,铖兴泰投资也是张峻通过代理人曲线控制的公司。表面上,自然人张庆龙拥有铖兴泰投资100%股权,但张庆龙还有另一重身份,其目前还在张峻控制的富德控股集团担任监事一职,为张峻团队核心成员之一。

  生命人寿第三大股东深圳市国民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股16.77%),背后同样闪现着张峻家族的身影。

  记者查询发现,国民投资前身为深圳市铭源丰投资,早年由张峻亲属张仲慧、张仲整等控制,从2003年11月起,张峻家族名义上退出股东、高管阵营,一批自然人被推向前台。经过一系列转让,2011年初,纪汉飞、黄银泉分别持有国民投资64%、36%股权。此后,深圳华诚投资增资介入,黄银泉转让持股。截至目前,华诚投资持有国民投资75%股权,纪汉飞持有剩余25%股权,纪汉飞担任国民投资董事长和总经理。表面来看,黄银泉已转让股权退出,但事实并非如此,黄银泉目前担任华诚投资的董事一职。

  无论是纪汉飞还是黄银泉,均属张峻团队的核心成员。如纪汉飞,其全资控股的深圳市国晟能源目前是*ST中华A的第一大股东。而在国晟能源设立初期,其控股股东和董事长则为张仲整。

  另一佐证是,作为张峻旗下核心金融投资平台、生命人寿第一大股东,富德金融投资在2006年8月至2010年8月期间一度被国民投资全资控股,而其管理团队一直由张峻核心部下(尚世骏、张旭如等)掌控,直至2010年10月,富德控股集团才全面接手富德金融投资控股,张峻、陶美萦夫妇随后进驻董事会。

  由此可见,生命人寿当前第一、三、四大股东实际上全部都是由张峻直接、间接控制,合计所拥有的股权比例已达到52.04%,已控股生命人寿。

  不仅如此,生命人寿第二大股东深圳市华信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第五大股东深圳市洲际通商投资有限公司也与张峻的“富德系”存在千丝万缕的勾连。比如,华信投资控股目前三位股东分别为罗桂都、张逢源、方晓红,其中罗桂都为公司法定代表人。而据外界传闻,罗桂都与*ST中华A现任董事长罗桂友是兄弟关系,两人是张峻的“左膀右臂”。

  据*ST中华A此前公告,罗桂友在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前,自2007年3月起一直为生命人寿“效力”,历任总公司个险业务本部总经理等职,2010年3月后短暂担任生命人寿广东分公司筹备组负责人。这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张峻阵营对国民投资、*ST中华A的隐性控制。

  此外,洲际通商目前虽与张峻方面无股权关联,但该公司此前曾被张峻旗下的新亚洲实业、富德控股集团控股。

  从人员配置看,除上述提及的纪汉飞、黄银泉、罗氏兄弟外,张峻另几员得力干将同样曾在多个运作平台交叉任职。例如,施宁伟目前担任正大厚德的总经理,同时还担任着国民投资的董事,其早在1996年时还曾担任过新亚洲实业发展的副总经理,彼时,新亚洲实业发展的管理层完全由张峻、张仲整、张仲明、张仲秀等张氏家族成员把控。再看尚世骏,其早前曾在富德金融投资控股和国晟能源担任过董事长。

  值得注意的是,或是为方便运作,张峻旗下众多关联企业“扎推”聚积。据统计,“富德系”公司的办公住所,在深圳新亚洲太古商城(新亚洲电子商城)五楼的便有富德控股集团、富德金融投资、国民投资、国晟能源、铖兴泰投资、正大厚德、洲际通商等近十家公司。

  日前,记者探访新亚洲电子商城看到,该商城五楼与其他四层完全独立,由一部专门电梯直达,而五楼的空间十分局促,不少员工在走廊内设桌办公,所谓独立的办公场所也是“门挨门”。

  以资本巨鳄面目示人的生命人寿,其股东居然群聚在由张峻开发的楼盘内集体办公,显然不能用巧合来解释。

  “在我看来,张峻的资本棋局还远远没有下完,其长期目标应是将‘富德系’发展成一个投资控制集团。”对张峻了解甚多的深圳地产界人士说。

  待揭的迷局是,昔日的五流地产商张峻,凭何在短短数年内异军突起,架构起资产逾千亿的“富德系”版图?“背景深厚的张峻,或许也仅是一个台前人物。”上述人士说。

  那真正的“蒙面人”又是谁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