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康200万元门槛被指太贵 保险养老社区或成鸡肋

  北京商报讯(记者
李子君)继今年初北京出台城乡居民大病医疗保险政策后,市人保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陈蓓昨日做客城市管理广播“市民对话一把手”时表示,新政细则会于今日对外公布,其中大病医保二次报销起付线已明确为36469元,很快便会付诸实施。

  ⊙记者 郭成林 ○编辑 邱江

  中国经济网北京4月24日讯 (记者 关婧)
近日,泰康人寿在上海的首个养老社区生活体验馆正式开放,成为继位于北京的泰康之家启动后的第二个正式“落地”的养老社区项目。

  今年1月1日起实施的《北京市城乡居民大病保险试行办法》规定,城乡居民因发生重大疾病自付费用过高可以获得二次报销。陈蓓透露,包括儿童、学生、无保障的老年人、无业居民以及残疾人在内城镇居民可享受大病医疗保险,解决二次报销问题。也就是说,这些人享受城乡居民医保报销后,可再进行大额医疗费用的报销。大病医保目前的费用为分段计算、累加拨付。

  金地集团控制权之争高潮迭起,生命人寿在取代福田投资成为金地集团第一大股东之后,现又面临安邦人寿步步紧逼的挑战。

  随着我国正逐渐步入人口老龄化社会。一向嗅觉敏锐的保险公司早已将目光瞄准了养老市场这块大蛋糕。泰康人寿、中国人寿等多家险企纷纷“试水”养老产业,争夺养老社区新市场,其中尤以泰康人寿为行业“急行军”。

  陈蓓说,报销额度是在居民医保报销后个人自付的部分,先减掉上年度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后分段计算。比如去年可支配收入是36469元,需先把个人自付部分减掉这个费用,剩余不超5万元的部分按50%报销,5万元以上的费用按60%报销。

  金地集团今日公告,4月23日收到安邦人寿通知,后者通过二级市场交易累计持有公司股份数达4471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截至4月23日,安邦人寿和安邦财险合计持有公司股份数达到6707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

  养老社区模式看起来前景无限,但是,其高昂的门槛让很多普通百姓望而却步。以泰康人寿为例,其挂钩养老社区的保险产品“起步价”为200万元,被认为“太贵”。此外,养老社区在中国尚属起步阶段,未来发展模式亦难言明朗。

  二次报销额度设定过高会使很多患者无法受益,而设定过低又会加大医保基金的压力。对外经贸大学保险法研究中心主任王国军认为,根据北京目前的医疗条件,北京市对二次报销的金额设定是非常合理的,可以预见的是,新政会帮助到很多真正需要帮助的家庭。

  而就在两天前,金地集团公告,收到生命人寿通知,生命人寿通过二级市场交易累计持有公司股份数达8.8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81%。其中,具有股东表决权的股份数达6.7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5%。

  200万元门槛成“有钱人的游戏”

  “大病医疗费用的特点是上不封顶,并且不需要受保人再次申报,医保部门会通过数据进行自动检索和计算,受保人只需要在家等待社保经算部门的通知即可享受到报销的相应待遇。”陈蓓说,市民去年的医疗费用只要是在定点医保医院、在医保支付范围内发生的,也可以按照大病医保政策进行二次报销。对此,王国军表示,二次报销不设封顶线的做法可能会给医保基金带来压力,未来一旦超过基金承受能力,相关部门就要考虑将制度及时进行调整。

  更重要的是,生命人寿在4月21日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表示,4月18日,生命人寿召开公司董事会执行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会议决议在符合法律法规、监管规定及公司投资管理制度的前提下,同意公司继续增持金地集团,持股比例不超过金地集团总股本的30%。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泰康人寿所推出的挂钩养老社区的保险产品,是一款高端养老年金产品,缴费起点为200万元人民币,分为趸缴和十年期缴两种。该产品和其他养老产品的最大区别在于,跨过这200万的“门槛”,除了获得相应的保障之外,还可以得到一把入住泰康养老社区的钥匙。

  资料显示,2013年1月25日,生命人寿第一次公布举牌金地集团;到2013年11月1日,生命人寿旗下两款产品已合计持有金地集团7.85%股权,以极细微优势超过金地集团第一大股东深圳市福田投资发展公司。

  按其规划方案,养老社区内配套设施完备、服务周到,但高额的保费,也让很多人望而却步,不少普通百姓称其为“有钱人的游戏”。

  紧接着,福田投资对生命人寿的增持进行了反击。2013年11月5日,福田投资联合自然人何大江成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比例至8.02%,暂时保住了第一大股东位置。

  值得注意的是,入住养老社区,仅这200万元的保费支出还远远不够。保费支出仅是入住“养老社区”的“门槛”,相当于免除了未来数十年的房屋租金,而入住后的餐费、物业费、卫生费、水电费、护理费等费用仍需要再进行缴纳。

  但生命人寿并未就此止步,10个交易日后,到2013年11月15日,生命人寿将持股比例增加至8.009%,再度逼近福田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就在控股权之争愈演愈烈之际,生命人寿却“以退为进”,上演了“让渡”表决权一幕:将所持2.15亿股(占比为4.808%)全权授予福田投资行使股东表决权,期限截至2014年6月30日。

  在泰康人寿的发展规划中,养老社区应当满足“医养结合”,泰康希望在养老社区配置一家具备二级甲等资质的康复医院。纵使泰康有此设想,但根据现行《保险法》规定,保险资金不得用于设立保险业务以外的机构。这意味着大多数保险公司暂时还无法无法做到自建医疗机构为养老社区创造足够的软硬件环境,只能通过参股或与医疗机构合作的方式来满足投保人的医疗需求。

  在暂时稳住金地集团原大股东后,生命人寿又开始了闪电增持计划。2013年11月27日,生命人寿持有金地集团的股份表决权已达5%;今年2月11日,生命人寿持有的股份表决权进一步达到10%;4月10日,金地集团公告称,生命人寿持有公司股份表决权已经达到12.865%,并拿下金地集团大股东地位。

  经济学家吴敬琏曾表示,“养老地产不应该完全是地产,涉及方面很广,是一套完整的产业链,包括医疗护理、康复、健康管理、文体活动、餐饮服务直到日常起居呵护。”这意味着保险公司已经升级成为一个综合体的管理者,比起之前单一的运营模式,如何协调、综合各个模块的平衡发展和良好兼容俨然成为考验管理智慧的重点。资金分配、沟通配合和服务体系将直接影响到住户体验。面对投入与盈利的难题,养老地产又是否能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目前尽管福田投资已经退出大股东争夺战,但安邦人寿与生命人寿之间的战火硝烟似乎愈发浓烈。从最新管理层构成来看,生命人寿已准备进驻金地集团董事会。金地集团4月8日召开董事会,提名凌克、黄俊灿、陈爱虹、林胜德、姚大锋等9人作为第七届董事会的董事候选人,其中林胜德来自生命人寿。

  高投入≠高回报“保险系”养老社区或成鸡肋

  对保险公司来说,养老地产投资唯一的不足是投资回报周期比较长,很难做到快速回本。

  即使保险公司建设和运营了养老地产,产品是否能卖得出去是个根本的问题。如果无法保证足够的入住率,维持稳定运营和盈利将变得遥不可及。

  根据相关调查数据显示,随机采访的1000人中只有不到20%的老人愿意离开家庭,进入养老社区生活。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老年人无法摆脱传统观念的影响,认为既然孩子陪在身边就没有必要进入养老社区、认为这种生活方式使他们丧失了天伦之乐,养老社区和家庭情感的断裂将成为阻碍老年人做出选择的首要因素。

  除去情感因素,200万元的养老门槛让一些普通家庭不得不仰望。不菲的价格将直接成为很多老年人的拦路虎,一些经济状况并不优越的家庭恐是无力承担,纵使环境优越也只能望而却步。这也就进一步造成了消费群体的局限性,也许只有一些家境殷实的家庭才能成为最终的受益者。

  养老社区在中国这一领域仍旧在起步阶段几乎是一片空白,并没有积累足够的经验能够借鉴,更没有成熟的盈利模式。保险公司这般开足马力圈地,对于随即而来的风险又该如何应对。不仅要承担土地、房产、设备、管理等等环节的巨大开销,还要维持相关运营经费,入住率一旦不理想将造成自负盈亏的巨大压力。这意味着高投入的保险公司所期待的是一场”细水长流的回报”?前期的巨大投入无法在短期内得到回应,如若没有强大的资金作为后盾,想要坚持规模运营并具有可观收益并不容易。正所谓,“弃之可惜食之无味”,就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养老社区可以说是“鸡肋感”十足。

  近年来众多保险公司在养老社区领域大展身手,在北京、武汉、上海等地为老年人打造了安乐窝。这除了是对公司人力物力财力的考验和比拼,更是新的一轮瓜分市场的大战。老龄化市场这一块巨大蛋糕,是投资者的狼吞虎咽还是无福消受,是盲目前进还是目标清晰,是大受欢迎还是进退维谷,都需要时间和市场来证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